<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
              手機版
              1 1 1

              榜樣印記| 嫦娥四號參研參試人員群體:“攬月天團”的接力賽

              《同學》工作室 打印 糾錯
              微信掃一掃 ×
              收聽本文 00:00/00:00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作為地球唯一的天然衛星,月球已與地球陰晴圓缺相伴了數十億年的時光。然而由于公轉與自轉周期相等,無論月相如何變化,月球始終只以同一面朝向地球。受月背通信阻隔等問題的限制,早在上世紀50年代末就開始的月球探測活動,一直局限在對月球正面的著陸探測。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到月球背面去”被視作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圖為嫦娥四號參研參試人員群體代表劉適、葉培建、孫澤洲(從左至右)

                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嫦娥四號探測器成功著陸月球背面東經177.6度、南緯45.5度附近的預選著陸區,并通過“鵲橋”中繼星傳回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背影像圖。創造性地實現了人類探測器首次月背軟著陸、首次月背與地球的中繼通信,開啟了人類月球探測新篇章。

                從“嫦娥一號”到“嫦娥四號”,從懵懂起步到引領世界,中國探月工程才用了不到20年的時間。一大批老專家和年輕的科研人員,在普通的崗位上恪盡職守、默默奉獻,實現著中國探月工程總目標的乘勝前進。

                2019年6月,《榜樣4》節目錄制期間,中國科學院院士葉培建、嫦娥四號探測器總設計師孫澤洲和探測器測控數傳分系統主任設計師劉適作為嫦娥四號參研參試人員群體代表來到現場。

                匆匆的身影,也讓我們了解到這個探月“夢之隊”的輝煌與艱辛、夢想與執著。

              葉培建

                現年74歲的葉培建院士生于在江蘇泰興胡莊鎮海潮,父親母親都是新四軍老戰士。他從小隨抗美援朝歸來的父親四處輾轉,“部隊到哪兒就到哪兒”。從青年時期填報大學志愿時,聽從父親的教誨:“國家正處于建設時期,很需要工科人才”,選報了南航、北航等學校,到1985年獲得瑞士納沙太爾大學科學博士后,懷著“用自己的行動來改變祖國面貌”的迫切愿望回到祖國;從在艱苦條件下,為開發“紅外熱軸探測系統”背著儀器乘火車一站一站采集數據,到用衛星做股票,在衛星應用領域第一個“吃螃蟹”;從擔綱中國“資源二號”衛星總設計師兼總指揮,到勇挑“嫦娥”系列研發重擔。在他身上,充溢著老一輩科學家濃濃的家國情懷和艱苦奮斗、勇攀高峰的科學精神。

                軍人家庭的熏陶,長期的科研經歷,也使他養成了嚴謹的治學態度和高尚的敬業精神。對衛星研制技術工作要求精益求精,周而復始求證,“做事沒有‘差不多’”,只有‘行’和‘不行’。日常時間,他總會提前半小時到辦公室,把一天的工作按順序列出。每逢節假日,他總要到試驗現場轉一轉。面對“禮拜六加班是肯定的,禮拜天加不加班不一定”的工作狀態,他說,“一個國家總需要一部分人做出更多的事情”。他大膽啟用年輕科研人才,嚴格要求又溫暖關懷,他視責任重于泰山,將自己發射的衛星看的比生命還重要。他說,人類文明要向前發展,總要有人看得更遠一點。

                從2001年肩負著“資源二號”的重任與中國探月工程結緣;到2004年“嫦娥一號”探月衛星正式立項,帶領著一支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研制隊伍,用短短3年時間完成了“嫦娥一號”衛星的研制;再到如今“嫦娥四號”取得的成績,“飛向火星”的星際夢想,他以只爭朝夕、時不我待的精神,為中國奔向月球以及到更遙遠地方進行深空探測殫精竭慮,“宇宙就是個海洋,如果我們不去,別人去了,別人占下來了,我們再想去就去不了。”

                18年來,這位“人民科學家”見證了“嫦娥”每一個振奮人心的瞬間,也深知這些瞬間背后所凝聚的艱辛。他說,“作為一名航天人,能夠親身參與并見證我國航天事業的發展,是一種幸福”。

                葉培建院士在《榜樣4》節目錄制現場也受到眾星捧月般的簇擁,要求合影的“粉絲”絡繹不絕。大家笑著說,“我們都在追星”,葉培建也笑著說,這是有依據的,國際編號為456677小行星就叫“葉培建星”。2017年1月12日,為了表彰葉培建院士為推動我國衛星遙感、月球與深空探測及空間科學快速發展所作出的突出貢獻,經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推薦、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批準,這顆在火星和木星軌道之間繞太陽運行的小行星,被命名“葉培建星”,象征著把像葉培建院士一樣的中國人的探索精神“高懸廣袤星空”。

              孫澤洲

                嫦娥四號探測器總設計師孫澤洲是位“70后”,1992年從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畢業,來到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2001年開始與“嫦娥”結緣,參與“嫦娥”為期三年的前期論證;2004年被任命為嫦娥一號探月工程副總設計師;2008年嫦娥三號探測器系統研發時,年僅38歲的他接過“中國探月”的接力棒,成為當時航天系統最年輕的總設計師。之后,嫦娥四號探測器任務和中國火星探測任務分別正式立項,孫澤洲被任命為兩大探測器的總設計師,擔起了一面飛“月球”一面奔“火星”的“超常”職業使命。

                想到充滿挑戰的研發任務,我們本以為在節目錄制期間見到的,會是一位面色嚴峻、不茍言笑的“霸道總裁”。意外的是,來到現場的他,身上看不到一絲沉重和疲憊的氣息。他們確實很忙,每次都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經常排練完還要趕回去加班,但都像葉培建院士一樣,只要有空余時間,就會和大家談笑風生,講探月的故事,講火星的知識,娓娓道來,有問必答,一長串航天數據和專業術語信手拈來。在孫澤洲心里,“嫦娥”系列的研發并不枯燥。“航天器研制是一份充滿想象力的工作,嫦娥三號要完成什么任務,嫦娥四號要增加什么樣的功能,未來我們還可以在哪些方面進行突破,都充滿想象的空間”,言語中帶著對工作永不止歇的熱愛。

                作為嫦娥三號、嫦娥四號的總設計師,要對黨和人民負責,要面對全世界的關注,孫澤洲說壓力確實很大,但更重要的是事先周而復始進行嚴密的論證、細致地測試,“要成為一棵‘大樹’,遇到困難的時候,首先把責任擔起來”。他很了解團隊成員,誰來自哪個學校如數家珍,問他如何和團隊相處時,他笑著說葉院士做得更好,葉院士連誰家孩子什么時候高考都記得清清楚楚。

                孫澤洲提到嫦娥每次發射前,團隊都要到西昌封閉90多天,這時臨時黨支部就會發揮作用,一方面會對隊員家里情況進行事先摸底,了解有無困難需要單位幫忙,以解決隊員的后顧之憂;另一方面會進行隊伍建設,如舉行塔架下的升旗儀式,組織支部結對共建,通過黨課學習,做好思想工作,保證發射任務的圓滿完成。

              劉適

                34歲的嫦娥四號探測器測控數傳分系統主任設計師劉適,有著工科男特有的內秀和“呆萌”,專注的神情中,帶著對自己所從事工作的濃濃情結。他本科就讀于哈爾濱工業大學航天學院,懷著對航天工作的興趣和熱愛進入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生院飛行器設計專業學習,并在2010年畢業后進入航天部門工作。

                劉適說之所以選擇航天五院,不僅是因為專業和興趣,更是因為這里良好、單純的工作氛圍,這個集體中的人對工作的傾情投入和不計回報深深感染了他,“有一次,我的導師為我指導研究生開題報告,邊改報告邊教我應該怎么寫,需要注意什么東西,非常耐心,一直到大約夜里十二點,我都有點兒挺不住了。好不容易他改完了報告,跟我說可以回去休息了。但他還得留下來,因為他自己的工作還沒有完成。”

                他說,航天團隊特別有奉獻精神,他們班組中有兩位老大姐,快退休了,曾取得過很多成績,但現在依然在第一線,干著和年輕人一樣高強度的工作,跟年輕人一起加班。還有一位老大哥,哪里苦哪里難,他就出現在哪里,45歲才有了第一個孩子。“這樣的人和事在周圍有很多,很正面,非常鼓舞人,是我們年輕人學習的榜樣。”

                劉適所在的團隊中每年加班時間累計1000小時以上的人不在少數。航天行業有句話叫“后墻不倒”,就是說從發射那一天倒排工作計劃,每一個環節都要保證按時保質完成,特別是關鍵節點出現延誤和返工都是不能接受的。比如火星探測任務每26個月才有幾個合適的時間段可以發射,一旦錯過,就要再等26個月。整個團隊都處于一種緊張的環境中,有時過年都要加班,大家工作起來都很謹慎。

                “行業外的合作單位在初次接觸我們的時候,經常會非常不適應我們的工作作風,會覺得不近人情。但是正是這種工作作風,保證了我國航天事業的高成功率,我國深空探測任務至今為止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國際領先,也贏得了國際同行的尊重。特別是嫦娥四號實現了國際首次月球背面軟著陸探測,NASA的局長第一時間發文祝賀”,他驕傲地說到。

                《榜樣4》節目錄制時,嫦娥四號探測器任務團隊負責聯絡的龐老師也來到現場。聽著三位代表講述團隊的事情,龐老師笑著說,也許是傾注了太多心血,很多探月人都對“嫦娥”系列有著特殊的感情,會把它們比作自己的孩子,親切地稱呼嫦娥一號到嫦娥四號為“大姐”“二姐”“三姐”“四姐”。對探月人來說,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從探測器研發一開始就會不離不棄守護始終。也正是對這份對工作的熱愛和深情,對使命的責任和擔當,推動著我們國家航天事業的不斷發展。

               ?。ā锻瑢W》工作室)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21日 19:09 來源:共產黨員網 編輯:路平 打印
              国产一级仑片日本吉吉_国模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咪咕_久久88香港三级台湾三级播放_欧美成人精品高清在线
              <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