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
              手機版
              1 1 1

              榜樣印記| 老戰士張富清的“正弦”人生

              《同學》工作室 打印 糾錯
              微信掃一掃 ×
              收聽本文 00:00/00:00

                2019年6月,中央組織部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聯合錄制《榜樣4》節目,90多歲高齡的榜樣嘉賓張富清,因生病住院無法來到現場,卻用不到10分鐘的短片故事和視頻中顫顫巍巍而又堅定有力的入黨誓言,讓臺下近600名觀眾淚盈眼眶。

              張富清

                年少之時飽嘗艱辛,革命年代頻立戰功、退役之后隱姓埋名、年老之時又走到臺前,張富清的人生似乎猶如一段由低到高、回落又升起的正弦曲線,表面蜿蜒著苦與樂、功與名的起伏,深處卻詮釋著“黨指到哪里就堅決打到哪里”“黨需要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的始終如一。

                1924年,張富清出生于陜西漢中洋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十五六歲就做長工以減輕家庭負擔。在國民黨“抓壯丁”時,他用瘦弱的自己換回家里的“壯勞力”二哥,在軍營被指派做打掃、洗衣、做飯、喂馬等雜役,稍有不慎就遭到抽打,飽受欺凌。1948年,張富清所在的國民黨部隊被剿滅,在領3塊大洋回家和參加革命隊伍之間,他毅然選擇了后者,成為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三五九旅七一八團二營六連的一名戰士。

                烽煙滾滾的戰場,張富清爆發出驚人的戰斗力,每次戰斗都主動要求擔任突擊隊員,“突擊隊員就是‘敢死隊’,是沖入敵陣、消滅敵軍火力點的先頭部隊,傷亡最大。”1948年6月,在壺梯山戰役中任突擊組長,攻敵碉堡,使后邊部隊順利前進;1948年7月,在東馬村帶突擊組6人,負傷不下火線,為后續部隊打下缺口;1948年9月,已經是班長的張富清,在臨皋負責搜索,完成截擊敵人任務。1948年11月,作為配合淮海戰役的一次重要戰役,發生在陜西蒲城的永豐之戰,戰況異常慘烈,“一夜之間換了3個營長、八個連長”。張富清帶領戰友,“第一個帶頭跳下了4米高的城墻”。

                當時解放戰爭已進入戰略反攻階段,激烈征戰不休,在戰場生與死之間,他選擇在黨需要的時候,越是艱險,越要向前。

                由于作戰勇猛,他并先后榮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被西北野戰軍記“特等功”,兩次被授予“戰斗英雄”稱號,獲西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人民功臣”獎章一枚。當年8月,便被連隊推薦火線入黨,成為預備黨員。他說他打仗的秘訣就是不怕死,“一沖上陣地,決定勝敗的關鍵是信仰和意志。”

                之后,張富清隨隊從陜西輾轉甘肅、新疆、北京、天津、江西、湖北……從陜中過甘肅,入新疆,千里奔馳,截擊逃敵,物質短缺就飲雨雪,鋼盔做飯盆;出哈密,過阿拉爾,徒步穿越茫茫戈壁到喀什,冒冬寒夏暑,要邊斗特務土匪,邊開荒建營;1953年,中央軍委從全軍部隊抽調有作戰經驗的連職以上軍官到北京集中,他主動應援入朝,從喀什到北京,兩個月漫漫長路,雙腳走到皮開肉綻……

                到達北京時,朝鮮戰場情況已經緩和,為開啟建設社會主義的“新長征”,他又踏上去武漢學習文化知識的征途……不計路多遠,不問奔波苦,只要黨有需要,他在所不辭。

                1955年,作為戰斗英雄和中央軍委培養高級干部學校的學員,即將退役轉業的他,有多種轉業選擇:留大城市工作,發展機會多;回陜西老家,可為母盡孝。但當組織告訴他,恩施地區條件艱苦,缺人才,缺干部,恩施又以來鳳縣最為貧苦時,他二話不說選擇服從組織安排。

                他佩戴3枚獎章,認真地拍了一張照片,然后把所有過往的榮譽,用一塊紅布包好,放進一口棕色舊皮箱。帶著愛人,從武漢出發,沿長江,順山路,來到“一腳跨三省”的鄂西來鳳。從此扎根山區,塵封起所有的過去。

                在來鳳,任縣城關糧油所主任,他身先士卒,日夜加班,想方設法管好糧食供應;任三胡區副區長,他下鄉駐隊、打造農具,幫助當地百姓盡快恢復農業生產;任職卯洞公社,他與大家一起掄大錘、打炮眼,手挖肩抬,使海拔1000多米的高洞通了路。到新成立的建行任支行副行長,放出的貸款,沒有一筆呆賬……從糧食局到三胡區、卯洞公社再到外貿局、建設銀行,哪里最困難,哪個工作最艱巨他就選擇去哪里,召之能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

              張富清和老伴在家中

                國家精簡退職,分管工作的張富清讓妻子第一個下了崗;當革委會副主任,他動員自己的大兒子下放到林場。他說共產黨員就是要站得“正”!

                墻壁斑駁的老房子,還是30多年前的老樣子,孩子給買的空調舍不得用,衣服袖口破了還在穿,做眼部手術可以全額報銷卻選擇最便宜的晶體;耄耋之年,靠一只右腿也要站起來,堅持看新聞、學理論……他始終保持著一個共產黨員最初最純粹的樣子。

                2018年12月,縣里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張富清塵封63年的功績被打開,孩子們不知父親的過往,同住幾十年的鄰居沒聽他提起過,他推辭采訪:“那么多戰友都犧牲了,比起他們,我有什么資格顯擺自己?”而兒子告訴他,他的事跡激勵人的作用,不亞于當年炸碉堡時,他再次不顧勞累,站了出來,用顫巍巍的身體認真接待一波又一波到來的新聞媒體……

                世上千條路,心中只一條;任憑千帆過,始終跟黨走。

               ?。ā锻瑢W》工作室)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21日 19:08 來源:共產黨員網 編輯:路平 打印
              国产一级仑片日本吉吉_国模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咪咕_久久88香港三级台湾三级播放_欧美成人精品高清在线
              <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