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
              手機版
              1 1 1

              4歲成孤兒、8歲坐牢、31歲改學核專業……他“深潛”一生,鑄就驚天動地傳奇!

              共產黨員網 打印 糾錯
              微信掃一掃 ×
              收聽本文 00:00/00:00

              開始今天的文章之前,

              先給大家看一張老照片。

              照片中這個瘦瘦小小的孩子,

              有著極為傳奇的一生,

              他兩次被關進監獄,

              多次和死神擦肩而過……

              然而,在幾十年之后,

              他兩次為新中國掀起“核巨浪”,

              為國家和人民創造了卓越不朽的功勛!

              1988年9月27日,

              中國導彈核潛艇水下發射運載火箭成功,

              這是繼原子彈爆炸成功后,

              中國于無聲的深海之中,

              牢牢筑起的第二道核盾牌!

              第二天,《人民日報》刊登了

              長篇通訊《中國核潛艇誕生記》。

              這時候,很多人才知道,

              中國第一代核潛艇首任總設計師、

              中國第一個核動力裝置的主要設計者,

              名叫彭士祿。

              他,就是照片上那個瘦弱的小男孩,

              他還有另一個身份:

              中國共產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

              中國農民運動先驅彭湃的兒子!

              受盡人間苦難

              被老百姓舍生保護的童年

              1925年,彭士祿出生在廣東省海豐縣,

              是彭湃的次子。

              彭士祿對父母并沒有太多印象,

              只有一張與父親和哥哥的合影。

              照片上有父親親手寫的字:

              “彭湃及他的小乖乖”。

              1928年,在彭士祿3歲時,

              他的母親蔡素屏

              不幸被捕、英勇就義……

              1929年,彭湃在上海被捕,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

              他高唱《國際歌》慷慨赴死。

              那一年,

              成了孤兒的彭士祿年僅4歲……

              “一個漆黑的夜里,

              奶媽背著我逃難。”

              這幾乎是彭士祿對人生最早的記憶!

              為了躲避國民黨反動派的“斬草除根”,

              貧苦百姓們冒著殺頭的危險,

              保護著這棵烈士留下的根苗。

              從那時起,

              他過起了姓百家姓,

              穿百家衣,吃百家飯的生活。

              左圖:幼小的彭士祿;右圖:石炮臺監獄

              8歲時,彭士祿被國民黨當局抓進監獄。

              陰森恐怖的牢房里,

              吃的飯里有蟲子,

              身上爬的有虱子,

              敵人不僅逼供讓他承認自己的身世,

              還給養育過彭士祿的“姑媽”實施酷刑。

              在監獄里,年幼的彭士祿親眼目睹了

              曾養育過他的“姑媽”

              被倒掛著吊起來灌辣椒水,

              但她寧把牢底坐穿,寧可被殺頭,

              也不供認他是彭湃的兒子……

              1991年,66歲的彭士祿來到曾關押過他的石炮臺遺址,他一站在上面就哭了,對身邊的人說:當年,我在這里受到了多少拷打。

                1991年,66歲的彭士祿來到曾關押過他的石炮臺遺址,他一站在上面就哭了,對身邊的人說:當年,我在這里受到了多少拷打。

              1935年,因為獄友們的周全掩護,

              彭士祿終于被營救出獄。

              這個只有10歲、

              已經被折磨得雙腿無法走路的孩子,

              硬是一路順著軌道爬了十幾公里,

              膝蓋爬得全部都是血,

              才終于爬回了潮安養母的家里……

              1940年,周恩來總理派人

              輾轉找到了彭士祿,

              周總理見到彭士祿的第一句話就說:

              孩子,終于找到了你。

              在被安全送往革命圣地延安后,

              受盡人間苦難的彭士祿

              才終于結束了東躲西藏的日子!

              那一年,彭士祿已經15歲。

              每每回憶起自己的童年,

              彭士祿總是飽含深情地說:

              “坎坷的童年經歷,

              磨練了我不怕困難艱險的性格。

              我對人民永遠感激,

              無論我怎樣的努力,

              都感到不足以回報他們給予我的恩情。”

              “只要祖國需要,我愿意貢獻一切”

              1951年,彭士祿以優異的成績

              考取選派留學蘇聯的名額,

              前往喀山化工學院化工機械系學習。

              1954年1月,他在蘇聯學習時,

              美國東海岸發生了一件大事:

              一個巨大而靈巧的“黑色水怪”

              轉眼潛入太平洋。

              不久,這龐大的“水怪”幽靈般地游過

              墨西哥灣、蕩過南美洲、橫穿大西洋,

              途經歐亞非三大洲后又回到了美國東海岸。

              在它下水后的三年多時間里,

              總航程達到6萬多海里,

              消耗的核燃料“鈾”僅有幾千克。

              這黑色水怪,

              就是繼原子彈之后再度震驚世界的

              美國核潛艇“鸚鵡螺”號!

              1956年,彭士祿獲得蘇聯頒發的

              優秀化工機械工程師證書,

              正當他準備畢業回國時,

              一次簡單但意義深遠的談話,

              徹底改變了彭士祿的人生軌跡……

              正在蘇聯訪問的陳賡大將

              將正準備回國的彭士祿

              密召到中國駐蘇大使館。

              陳賡問他:“中央已決定選

              一批留學生改行學原子能核動力專業,

              你愿意改行嗎?”

              彭士祿幾乎是脫口而出:

              “我當然愿意,只要祖國需要!” 

              很快,彭士祿被派往莫斯科動力學院

              原子能動力專業進修深造。

              正是這段學習的時光

              讓彭士祿與核動力結下了一生的緣分。

              之后,他沒有像他的父親彭湃一樣

              轟轟烈烈地走向歷史舞臺的中央,

              而是像核潛艇一樣

              悄無聲息地“深潛”,

              與共和國的核事業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1958年,為打破美蘇等國

              對核潛艇技術的壟斷,

              中央批準研制導彈核潛艇。

              這一年,彭士祿學成歸國,

              被分配到二機部原子能所工作。

              正當他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

              中蘇關系出現裂痕。

              面對復雜的的國際形勢,

              毛主席講出了一句話,

              氣勢如虹:

              “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這振奮人心的一句話,

              改變的豈止是彭士祿一個人的命運,

              而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

              1962年2月,彭士祿被任命為

              北京原子能研究所核動力研究室副主任,

              主持核潛艇動力裝置的論證

              和主要設備的前期開發。

              彭士祿領導的核動力研究室,

              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困難:

              短缺的辦公經費,

              所里新來的大學生

              沒有一個是學核動力的……

              很多人都沒見過核潛艇長什么樣。

              這個核潛艇怎么干成,

              更是不知道!

              彭士祿鼓勵大家,

              困難中孕育著機遇,

              我們一步一步來!

              當時,先由他和僅有的幾個

              懂一點核動力的人,

              一邊自我學習,一邊給大家開課!

              他還發動大家一起學英語,

              俄語資料沒有了,就改看英文資料。

              他對年輕人說:

              要腦袋尖、屁股圓,

              腦袋尖鉆進去,屁股圓能坐得??!

              1964年10月16日,

              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

              消息傳到核動力研究室,

              彭士祿敏銳地意識到,

              核潛艇研制的春天就要來了。

              1965年,代號為“09”的

              中國第一個核潛艇工程上馬。

              一支幾百人的先遣隊,

              靜悄悄地來到四川青衣江畔的深山里,

              開始秘密建設中國第一座潛艇核動力

              陸上模式堆試驗基地。

              第一代核潛艇陸上模式堆廠房

              在四川大山中奮戰的日子,

              是彭士祿一生中最難忘的經歷。

              交通不便,就都吃住在工地上,

              180天不見太陽、毒蛇蚊蟲肆虐,

              他們依然干勁十足。

              彭士祿曾回憶道:

              “困難時期,

              我們都是吃著窩窩頭搞核潛艇。

              那時沒有電腦就拉計算尺、敲算盤,

              那么多的數據就是沒日沒夜算出來的。”

              1970年8月30日,

              反應堆主機達到了滿功率指標,

              晚上18點30分,

              起堆試驗的指揮長含著熱淚宣布,

              核潛艇主機達到滿功率轉數,

              相應反應堆的功率達99%,

              核反應堆順利達到滿功率!

              這意味著,

              新中國第一艘核潛艇的心臟

              ——核動力終于開始跳動了!

              核潛艇下水的日子指日可待!

              這一天,

              大家欣喜若狂,放鞭炮慶祝,

              而這時,總設計師彭士祿

              卻在悶頭睡大覺。

              因為在這之前,

              他已經連續五天五夜

              沒有好好睡一覺了。

              胃被切除四分之三

              “就是死了也值得!”

              1974年8月1日,

              中國第一艘核潛艇被命名為“長征一號”,

              正式列入海軍戰斗序列。

              至此,中國成為世界上

              第五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

              這一年,彭士祿一直在核潛艇制造廠

              進行最后的調試安裝工作。

              在一次調試時,

              劇烈的胃疼令彭士祿汗濕了全身,

              醫生診斷為急性胃穿孔,

              海軍派直升機送

              海軍總醫院的外科主任去現場開刀。

              這一次手術,

              彭士祿的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

              那一年,他才49歲!

              88歲時,有記者提到這段往事,

              問他:值得嗎?

              他回答:值得!

              搞成功了,特別高興,

              我喜歡這個工作,

              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核潛艇成功了,

              一輩子跟核動力打交道的彭士祿,

              又有了新的使命!

              這一次國家交給他的,

              又是一次極為艱難的開拓墾荒……

              再一次臨危受命

              開拓奠基中國核電事業

              1983年,彭士祿被任命為

              大亞灣核電站籌建總指揮。

              年近花甲之年,

              他再一次踏上了

              共和國核電事業的拓荒之路。

              那一年,我國外匯儲備僅有1.67億美元,

              而大亞灣核電站總投資需要40億美元。

              既沒有足夠的建設資金,

              人才技術也尚處空白,

              在這種情況下要建成中國第一座

              百萬千瓦級的商用核電站談何容易?

              面對這一場代表國家的“商業博弈”,

              彭士祿奔波各地籌集資金,

              參加一輪輪商業談判,

              他的各項開創性工作,

              為大亞灣核電站快速開展建設工作

              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87年,大亞灣核電站順利開工,

              然而為了這一刻操勞了兩年的彭士祿

              卻已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任務,

              當時,他已經被國家委任為

              秦山二期核電站董事長

              負責建設中國第一座自行設計、

              建造的商用核電站。

              在任秦山二期核電站董事長時,

              他提出了股份制,

              建立了董事會制度,

              從核電站主要參數到投資方案,

              他都一一研究、核算。

              大到反應堆,小到一個螺絲釘,

              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數。

              彭士祿有個著名綽號叫“彭拍板”。

              他常說:對了,功勞算你的;

              錯了,責任算我的。

              半個世紀的時間里,

              彭士祿像一頭拓荒牛一樣,

              從引進消化吸收國際先進技術

              到自主研發核心技術,

              打贏了一場又一場核電領域的攻堅戰,

              引領我國核電發展走上了快車道。

              然而,在巨大的成就和榮譽面前,

              彭士祿從不計較得失,

              更從不提出個人要求。

              1978年,當他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時,

              聽聞消息的他正在工地上,

              驚訝地說:我也可以得獎?

              2017年,彭士祿又把自己

              在何梁何利基金最高獎

              (科學與技術成就獎)

              獲得的100萬港幣獎金全都捐贈出來,

              為國家培養核事業人才。

              一造核潛艇,二建核電站!

              一輩子干了兩件大事的彭士祿,

              在他看來,

              中國的核動力事業發展到今天,

              絕不是一個人兩個人所能及的,

              而他自己“頂多算其中的一顆螺絲釘。”

              2020年11月,

              在彭士祿離開這個世界前的

              最后的一個生日,心里念念不忘的,

              依舊是他那句最初的誓言:

              只要祖國需要,我愿意貢獻一切!

              2021年3月22日,

              彭士祿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3月30日,在《英雄核潛艇》的歌聲中,

              彭士祿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

              骨灰灑向大海,永遠守護祖國的海洋。

              從烈士的遺孤

              到中國核動力事業的拓荒牛,

              他默默走完了為祖國“深潛”的一生。

              一輩子太短,

              短到他只為祖國做成了兩件事;

              一輩子又太長,

              長到他把生命熔鑄進

              新中國核事業基座上的磐石。

              此刻,他或許是那一朵翻騰的浪花,

              正同他最愛的核潛艇

              一起深潛,一路遠航!

              那閃耀的印記,已匯入歷史的長河,

              伴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

              滾滾向前,澎湃不息!

              發布時間:2021年05月26日 09:08 來源:"時代楷模發布廳"微信公眾號 編輯:周世雄 打印
              国产一级仑片日本吉吉_国模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咪咕_久久88香港三级台湾三级播放_欧美成人精品高清在线
              <dfn id="9pxh1"></dfn>
              <sub id="9pxh1"></sub>
              <track id="9pxh1"><listing id="9pxh1"><meter id="9pxh1"></meter></listing></track>

                    <sub id="9pxh1"></sub>

                        
                        

                        <strike id="9pxh1"></strike>

                          <listing id="9pxh1"></listing><thead id="9pxh1"></thead>